Uchg-

我吃不进去和安迷修雷狮有关的cp??为啥!!为啥啊!!!洁癖居然一对!去死吧我!啊啊啊啊啊

【春蓝】恰好 20(END)

日常向什么的最有爱了

漫三少一时兴起:

完结啦!!!!!!!!!!!结束语在文后哦~


>原作日常向,私设多,无其他CP,HE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迄今为止,所有的试探,到此结束。


许博远被梁易春搀扶着回到自己房间,一切都像是上次失败的经历的重演,他依旧抱着他不肯放手,在酒醉犯浑的糊涂中拉扯着脱去他的上衣,但是这一次,有人在压倒他之后,就没有再推开。


——梁易春,你明明是喜欢我的,但你为什么不说?


许博远眯着眼睛看着上方的人亲吻自己时的模样,同样的小心翼翼,只是一个是温柔的,一个却是在装疯卖傻。


房间外的餐桌上一片狼藉,他们的兄弟们刚刚前脚离开,后脚他们两个自称也是兄弟的人就滚上了床单。


——梁易春,你明明是喜欢我的,但你为什么不说?


为什么……


许博远紧紧的抱着身上的人,突然很想哭。他无法理解他们两个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变成这样,所有的委屈、无奈和心酸在无声的亲吻之中被扩大至最高倍,但他仍旧无法作出改变,因为,造成这样的局面的原因仍旧是虚假的。直到,身体被撕裂的疼痛侵袭的那一刻,他才觉得异常真实。


并不是第一次做,却是第一次觉得疼痛难忍。


如果我的第一次是你该多好——但是没有如果,哪怕重头来过,许博远想自己也不会等他。


那是一段年轻气盛的爱情,是一个少了谁也不会活不下去的世界,这就是现实。


而现实可以分割两个人,直到时间经过岁月的沉淀,兜兜转转之后发现藏于心底最初的秘密,现实便也可以使他们合二为一。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组成一道刺眼的光芒照射在脸上,许博远挣扎着睁开双眼,避无可避的正好迎上一道光,只得又闭了起来。


慢慢的,昨晚发生的一切在脑中清晰的呈现出来,装醉的自己和终于舍得释放兽性的某寿星。


许博远猛然清醒,突然从床上坐起,牵一发而动全身,全身酸疼的仿佛不是自己的。


妈的,到底是好久没做,一来就是下面那个,这把骨头都快散架了!


许博远在心里暗骂着,然后才想起罪魁祸首似乎不见了。


靠!不是肇事逃逸了吧?!


许博远一个激灵,顾不得全身酸疼,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向着梁易春的房间冲过去,冲到一半,客厅门开了,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瞪了几秒,许博远掉转头,拔腿就往卫生间跑。


靠靠靠!可吓死爹了!


许博远靠在门上,捂着胸口,狂乱跳动的心脏使他呼吸都变得有些喘。


“要……帮忙吗?”


“不要!”许博远下意识的回答,然后才恍然大悟所谓的帮忙是什么,不禁脸都烫了起来。


昨晚要干的是你,今天怂的也是你!


暗骂自己一声,许博远便放水洗澡,好不容易帮自己清理完毕,正要出来,却又发现自己是躲进来的,所以根本没有准备换的衣物。


“大、大春……你还在吗?”许博远硬着头皮趴在门上对着外面喊。


“在。”像是随时都候着一样,梁易春很快就有了回应,而且听声音似乎就站在卫生间边上。


“我、我、我……你去我房间拿一下干净的……干净的……”


“知道了。”


不等许博远把内裤说出来,梁易春就自动自发的去拿了,然后又从半开的门缝里递进来。


“谢、谢谢……”许博远结结巴巴的道着谢,又飞快将内裤和衣服一起从梁易春的手中抽走。


在卫生间磨蹭了半天,等终于收拾完自己的外表和心情后,许博远深吸一口气,拉开卫生间的门,果不其然,迎面就撞上了梁易春投来的关怀视线。


“咳……早啊,大春。”


梁易春看着窗外,说道:“不早了。”


话有点气人,但看在这个人似乎也不太敢和自己对视的态度上,许博远决定先不计较。


“那个……昨晚……”许博远才刚开口,却见梁易春在此时又将头转了过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许博远突然就说不下去了。


“抱歉……”


“……”许博远愣了愣,发觉因为他的道歉,自己好像越来越难开口了。


“如果有需要,你那边,我可以解释,或者……”


“我选第二条,什么都没有发生。”会过意来的许博远脸色不算好看,但为了配合梁易春,他强迫自己笑着继续说道,“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也不用因为这样就有压力,昨晚是个意外,就当是我们喝了点酒,没把持住好了,你不用放在心上,我们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就好,这样就好。”


说完,许博远走过梁易春身边,向着厨房走去,看着案板上放着刚买回来的菜,他故作轻松的说道:“今天午饭你烧吗?也是啊,现在是吃一顿少一顿了,你就多费费心,以后……我可能就吃不到你烧的了……”手在翻找的过程中慢慢停了下来,“嗒”“嗒”“嗒”……他也不清楚为什么突然就哭了,也许是因为这些菜全都是他爱吃的,再想想以后可能真就吃不到了,所以有点伤感。


“阿远……”梁易春见他突然一动不动,便走了过去,却在看清楚他的表情后愣住了。


越来越多的泪水,越是想克制住,就越是不停的往下流,当梁易春靠近的那一刻,停顿不过三秒,终于还是决了堤。


“梁易春你他妈就是个大傻逼!”许博远转过身,抓着他的手臂,张口大骂,“你这个大混蛋!你心里有话为什么不说!为什么就是不肯说出来!为什么不敢告诉我!你这个大傻逼!你说出来啊!只要你说,我就答应你!!!可是你为什么就是不说……为什么……”手从他的手臂上无力的滑落,许博远干脆蹲下身,将所有的不甘和泪水都埋在膝盖之间,无声的控诉着某个傻逼。


可最傻逼的还是许博远,明明也喜欢,为什么也不说……


“我能怎么办……”梁易春看着他,握着拳,似乎在隐忍着什么,直到一口气憋到没法再憋,他才缓缓的呼出,继续说道,“第一次,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的时候,你说你要失恋了,第二次,我想告诉你我还喜欢你的时候,你说你有喜欢的人,第三次,我想告诉我这辈子就喜欢你一个的时候,你说你有交往的人了……你说,我能怎么办?”


许博远慢慢的抬起头,泪眼模糊的看着梁易春,仿佛身处现实与虚幻,他的所有表情他都看不真切,却能从话语中听出他的难过、不甘和无奈,那是和自己一样的心情,只多不少。


“我说我要失恋了,是因为你要离开学校了,我说我有喜欢的人,只要你肯多问一句,我就会告诉你,我喜欢的人是你,我说我有交往的人,是因为我已经知道,你喜欢的人也是我,而我,只是想逼一逼你,想听你说一句,你喜欢的人,是我。”


许是因为惊讶,梁易春不禁倒退了一步。


这时,许博远站起身,擦掉脸上的泪水,然后上前一步,吻住梁易春的唇,小声说道,“你就是我藏于心底的秘密。”话音刚落,许博远又猛的推开梁易春,露出一个苍白无力的笑容,说道,“而你,却总不愿意来敲开我这扇门。”


像是被人打了一棍子,又像是被人从头上浇了一盆凉水,梁易春保持着被推开的姿势久久都无法动一下,撑在水池边的手不断的收缩,终是握成了一个拳头。


因为不是只有你的心里有一扇门,大家都有啊!如果不用尽全力去敲的话,是不会有人愿意给你开门的……


原来,他的意思是指这个。


原来,一直以来,并非是他自作多情,一切都有迹可循,可偏偏就差了那一步——不管是自己,还是许博远。


一步之遥,却是谁都没敢走的那一步。


——我喜欢你。


因为这几个字所要包含的东西和情感实在太多太多,多到他们谁都无力去承担“万一被拒绝”的后果。


情至深,怯亦深。倒不如继续做个兄弟痛快,能吵,能闹,能关怀,情侣也不过如此。


是啊,情侣也不过如此。


只是……


“呵……”松开手,梁易春突然翘起嘴角,笑了一声。


看着这样的笑容,许博远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握拳大吼:“混蛋!你还敢嘲笑我!”


轻松的接住挥来的拳头,梁易春顺势将人往自己怀里一带,一只手紧紧的圈在他的腰上,说道:“我喜欢你。”


并不大声的宣言传至耳朵里,许博远立刻停止了挣扎。


“我爱你。”梁易春凑在他的耳旁继续说。


心脏在听到这句话后才像是感应到了似得,下一秒便疯狂的跳动了起来,耳朵隐隐发烫,脸不用摸也能感受到它的热度,而这一切的源头都来自于那一句自己心心念念想听的一句话——感天动地!这傻逼终于开窍了!妈的!想哭!


“怎么我都告白了你还哭?”梁易春看着趴在自己肩上又哭的稀里哗啦的人,只好抱得更紧了些。


“因为你在我有交往对象的时候告白了,实在太不巧,我伤心。”许博远哭着说道。


梁易春听后,拍拍他的后背,说道:“这一次,我等你。”


许博远一怔,骂道:“你这个大傻逼!”然后哭的更凶了。


不过,不是因为伤心。


而是——


傻逼,我骗你呢,我许博远现在唯一的对象只有你,从今往后,也只有你。


 


 


尾声


 


自从知道江暮远原来是许博远拉来一块儿演戏,而两人之前早已讲清楚是朋友关系后,梁易春在发现自己被许博远耍的团团转的情况下依旧还是正儿八经的和他交往了,而所谓的过完生日后搬出去自然也成了空谈,如今两人不仅吃住在一起,还高高兴兴的过了个圣诞节,后来连房间也搬到了一块儿,没事干的时候还趴在床上讨论是不是一起买个房,俨然是小两口为未来做打算的相处模式,气死了一群单身狗。


一晃一个月过去,恰逢周一,梁易春一大早就爬起来去蓝雨俱乐部,而许博远仍然趴在床上装死。


自从和梁易春睡一个铺盖后,他这赖床的毛病就越来越严重了,后来一个回笼觉睡到十点,被梁易春一个午饭回来吃的电话硬是把他从床上叫了起来,不得已,许博远洗漱完毕,换好衣服后准备出门买菜,却在这时看到一条信息,是个未知号码,内容是让他记得看邮箱。


怀着好奇,许博远打开电脑,进到常用的QQ邮箱,在一堆未读邮件的第一条看到了主题为“饭友”的邮件。


徐子泺!许博远猛然惊觉,自从和梁易春在一起之后,徐子泺似乎就再也没有找过自己,而自己因为觉得有点尴尬所以也没主动联系过,那么,此时他发来邮件又是什么意思呢?


轻轻点击了一下鼠标,许博远打开了邮件。


 


嗨,饭友,你好,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不在这座城市了。


没错,我现在已经回到老家,也有了新的工作,虽然免不了还要和父母作斗争,但总体来说,过的还是不错的。


没有和你打一声招呼就走是因为没必要。


还有,我会怀念和你一起当饭友的日子。


最后,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许博远本以为到这里就结束了,但他看了一眼边上还能够移动的下拉条,便毫不犹豫的拉了下去。


 


抱歉,虽然已经打定主意一声不响的走掉,却还是忍不住现在来打扰你,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不想你我之间还留下什么奇怪的误会。


到这里,你一定有点奇怪,我们之间还有什么误会,是不是?


如果你对我留有一丝抱歉,或者尴尬,或者其他什么情绪的话,那就对了——这就是我们之间的误会。


不知道为什么,写到这里我突然很想笑,因为我早就猜到了这个误会,却总是不去澄清,所以我想,在我心底,我大概是不愿意这么做的。


进入正题吧……如果没有算错的话,你和阿春在一起也有一个月了吧,我想你该知道的也都该知道了,包括我和阿春为什么会在一起这件事,或许,这也是他对我的误会。


所以呢,在这里,我一定,一定要澄清一下!你要看清楚,然后一字不动的转达给阿春。


我,徐子泺,从来都不是谁的替身,也不允许自己做谁的替身!


许博远,我们两个人之间确实很多喜好都相同,但我们终究是两个个体,哪怕只是细微的差别,阿春都从来没有搞错过,这些足以证明,我从来不是谁的替身,他所有的感情都是真的,而终究迈不过那个坎的人是我自己。


对不起,是我霸占了他这么久。


不过,我也不想说对不起,因为不敢迈出那一步的你不值得我道歉。


所以,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朋友,我们之间,只够得上是饭友。


最后,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会选择分手是因为我知道了阿春心里的人是你。在我最痛苦最彷徨的时候,为了让自己死心,我把他灌醉了,醉的一塌糊涂,也就什么都说了。


现在,我把他还给你了。


 


视线落在最后一个字上,许博远眨了眨酸涩的眼睛,小声说道:“笨蛋,你说了这么一大段,其实就是不想他忘记你吧,毕竟是这么大一份人情……你这家伙,还是那么狡猾……”


 


许博远买完菜回来的时候,梁易春正上着游戏。


“大春,你烧还是我烧?”许博远看了一眼电脑后问他。


“等我先把这周的工作计划写完。”梁易春头也没回的说道。


“好。”许博远应了一声,没有离开,他看着屏幕下方没有关掉的邮箱窗口,心中有点忐忑。


临走的时候,他故意把窗口最大化,确信只要梁易春摸电脑就能看到,至于看没看,如果梁易春不说的话,那就不得而知了。


许博远走到厨房开始摘菜,摘到一半的时候,梁易春也走了过来,对着水池洗了洗砧板,然后开始切菜。


在整个准备过程中,两人都没有说话,许博远坐在小板凳上一边摘菜一边偷偷瞄着梁易春,终于在一次偷瞄的过程中被发现了。


“有话就说。”梁易春停下手里的活儿,看了他一眼后说道。


许博远没有说话,装着还在认真摘菜。


梁易春学许博远那样偷偷瞄了一眼,不禁翘起了嘴角。


“啊!你别在这个时候笑啊,我看的毛骨悚然的!”许博远突然跳起来喊,可见这菜摘的也并没有多认真。


“那你倒是说说看,有什么东西让你这么心不在焉的?”梁易春凑过去,嘴巴几乎要贴到他的脸上了。


“也没什么,就是有那么一点在意……”许博远小声说道,“你的想法。”


“我?”梁易春站直了身子,“我其实并没有什么想法……”


“骗人的吧。”许博远觉得梁易春有不交代内心想法的前科,所以有点怀疑他因为是估计自己猜不肯说真话。


放下菜刀,梁易春洗了洗手,然后指着自己的心口处说道:“这里太小,装不下太多的东西,一次一个正好。”


水顺着手指滴下,落地的瞬间,许博远扑了过去。


梁易春笑着移开另一只沾着水的手,然后用右脸蹭了蹭许博远的耳廓。


“如果一定要有什么想法的话,大概是感谢吧。”


“我也是。”


“但他需要的一定不是这个。”


“诶?”许博远从梁易春的怀里钻出来,一脸的问号。


“你们不是还有个约定吗?”


“啊!这个……”许博远一下子就说不出话来了,因为面对梁易春说这个好像有那么一点羞耻。


不过,如果对象是梁易春的话,会有那么一天的吧?


结婚……


有一个人曾说过,结婚的形式有很多,一纸婚书是结婚,一句生死不离的誓言也是,不知不觉就白头到老了,那也算是。


那么——


“大春,我们两个错过了那么多次才遇上这么一个‘恰好’,我可是死都不会放手的哦。”许博远突然认真的说道。


梁易春听后,说道:“没关系,你有经验,我有经历,不早不晚,我们恰好还能赶上这一辈子,还有我爱你。”说完,他笑着吻了上去。


我也爱你。许博远闭着眼睛回吻,心想,大概可以把徐子泺给请回来了。


因为,他们刚才已经说了一句生死不离的誓言。


啊,这个吻好像也可以算吧?


下一次,就该轮到白头到老了。


 


—END—






嗷嗷~~感谢观看到这里的小伙伴!可能这个尾巴收的有点匆忙!但是这文其实一开始我只是想写那个红日梗,而且本来文名也起得是红日,但是最后为什么不是这个文名你们懂得,脑洞一旦开起来就由不得我了【什么鬼,于是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死样子!


然后虽然这文才6W5+,但大概是私设人物最多的一篇,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会告诉你这是上帝的安排【滚!


最后要说的就是这篇文里存在感很强的直男笔言飞,你们是不知道我在写的过程中费了多大的力才没把他强行掰弯,甚至还想给他和曙光旋冰来个番外什么的,但是,如果真的掰弯了,感觉就有点不对味了,于是直到故事结束,他也依然是个妥妥的大直男,至于以后,呵呵,你们自己脑补去吧!


最后的最后再次感谢给这篇文点推点心以及评论的小伙伴~还有看了但什么都没做的就抓紧最后的机会表白吧!我就喜欢看你们傲娇别扭不肯说爱我又忍不住要说的样子【报警吧

……

我知道世界上有许多人非常的痛苦和他们比起来我算不得什么鬼东西我已经有了很多许多人没有的东西不应该再自怨自艾可我真的好难过我怎么可以这么矫情明明想要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却一直想要心疼的拥抱一下自己一点大风大浪就要掉眼泪明明谁都没有错可还是会觉得受到委屈错的只有我因为我愚蠢自负爱出风头不长记性总想吸引注意力受欢迎却又不想跟着别人的话题走不想奉承赔笑不想搭话我真的很讨厌你能离我远一点吗不能我走行了吧我知道你们都讨厌我我品德高尚不和你们计较我一个人也可以走下去一个人也能活下去就算世界末日就算世界只剩我一个人我也要继续当然对于你们我很感谢只要等我有了经济来源我就还给你们把我欠下的所有一切用钱来还还到你们满意为止我相信我是还不清的我和他们对你们欠下太多了如果你们去世我立刻追随在此之前我不会去死我要看我能活到什么程度我能接受什么程度的毁灭我的人生真是失败啊所以说为什么会生下我这种奇怪的东西来我真是被自己的深明大义给感动到了每晚都负能爆棚我还能说些什么如果没看到就没事能看到就当没看到抱歉我是一个品德高尚的人我没说过这些话

“松开!我要替天行道”
“呜呜呜不要啊大姐你别冲动”

————————————
忽然变得开心啦!晚安!

【没人?】

晓烟超可爱啊喂,虽然漫画和动漫剧情有点浮夸,不过延伸一下就是女神好嘛,为啥大家都去搞基了bushi

————————————————
P1原图
P2加了一个牛逼哄哄的滤镜。
————————————————
站定金瑞不怂。

“我没喝醉”
假装今天三月三日?
我知道速度无果,还是画我轻吧
——————————————————

所以说,交朋友不能过早地推心置腹,像个笑话。
都是我的错,你们才会伤害我。
我可以无限的包容,最后怨恨着死去,
真的很抱歉,我适合自己一个人行走,被人依靠感觉很好,可一直依靠我会害怕。
害怕有哪一天你的离开,让我崩溃。
反反复复,反反复复,
即使是想要破镜重圆,也请允许我拒绝,
因为无论怎样都无所谓,我不懂得爱,我真的懒得去爱了,无论是友情,还是亲情,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
我真的很爱你们
我真的很讨厌你们
我最讨厌的人是我自己
我最爱的人是我自己
——————————————————
好久没摸cr了,真丑
画丑到想哭
但是cr是最美的!
再说一遍设定是我x轻。

ー……
ー看什么看,姐姐就喜欢穿露胸的不行?
————————————————
后天就要期末考试的人
据说“放假前才最有趣。”
——————————————————
自己(胡乱)设定的跨年鱼尾旗袍
 
说喜欢贫乳的都很虚伪哈哈哈大丈夫萌大奶我就稀罕巨乳hahahahahaha
——————————————————

私以为,栀娘虽然名字很正经但是是个女神经又粗线条的大姐姐,年龄在19左右吧,
就算经历了很多,也不是承受不了,中国妹子很坚强的好嘛。
有什么大不了的,就算一开始被抛弃了,但是,在国内各个大佬和一堆默默奉献的朋友手中又复活了呀,虽然复活的这个孩子的性格和官方的有点小出入(别说她啥都没有,她有病bu
百度上三个人格什么鬼,小学生别玩百度啊,要苏便全世界吗´_>`
——————————————————
考完试涂色
——————————————————
话说,今年b站春晚有没有栀娘啊?意念艾特各位大佬】

快考试了啊
作业还没写完
撸媳妇就知道撸媳妇
好冷
学校发的口罩真的好丑不想戴
啊好冷
青岛下了小雹子,

对不起.

“╰_╯”
“干嘛啦!”
——————————————
果体长发RIN☆
右手不是LEN是我的手我的手qwq

新年快乐ww


弟组
totti要堆雪人,然而jyushi想玩打雪仗。
ichi:mdzz

一松的衣服有点变色